????“不错,亡秦者胡,臣这句提示,和卢生等于海外荒岛寻到的一份古旧图录一模一样,陛下却始终未曾想到其中警示之事,亡秦者胡……此胡,指的就是胡亥,天书警示,胡亥若是登基,则天下将会大乱,六国复起,万民流离失所,兵灾战乱,生灵涂炭,短短十年,大秦江山崩碎,整个华夏上千万人将丧生于这场史无前例的混战之中……”陈旭微微点头。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亡秦者胡……胡亥……”

????始皇帝双眼发直毫无焦点,脸色呆滞喃喃自语,似乎陷入了一种天人交战的混乱之中,许久之后才慢慢回过神来,颓然坐在椅子上看着病房的天花板,“胡……朕还一直以为是胡人,没想到竟然就是朕的幼子胡亥,朕果然是一介凡俗愚夫,实在蠢笨到了极致……”

????“陛下切莫自污,数夏商周三代数千年,唯陛下有一统华夏之雄霸伟业,功盖古今无人能及,但人力有时而尽,岂能事事能够看得透彻,若非天书警示,臣同样也不会联想到少公子身上,其实东胡已灭数年,甚至同为胡蛮的匈奴月氏也皆都臣服,此事不可能是胡人所为,陛下中途也曾询问过臣,但臣不能够说,一是天机不可泄露,二是臣当初臣与李斯争斗厉害,而李斯当时又是胡亥的老师,臣若仅仅凭借这句谶语便指责胡亥会谋逆篡位,必然会有牵强附会甚至是挑拨陛下亲情之嫌疑……”

????“太师言之有理,此事的确无法说出来,是朕太愚蠢了,这才让太师不得不一个人面对这场祸乱,好在太师提前知晓有所准备,最终不仅救回了朕的性命,同时也稳住了朝纲,让大秦不至于陷入天书警示一般的混乱之中,太师不仅于朕有救命之恩,于天下千万百姓同样有救命之恩,此恩此德泽被天地,当与日月同辉……”

????始皇帝再次站起来,对着陈旭深深一揖到地。

????“既是天书警示,朕不能通传天下让万民知晓太师恩德,只能以此礼谢之,这一拜,感谢太师救命之恩!”

????“陛下如此大礼,臣岂敢受?”陈旭挣扎着准备坐起来。

????“太师躺好!”始皇帝起身将陈旭按在床上,然后再拜。

????“这第二拜,感谢太师救天下万民!”

????始皇帝起身,复而三拜。

????“这第三拜,拜谢太乙仙尊传授太师三卷天书,护佑我大秦千世万载!”

????此事来的突然,陈旭也只能苦笑着躺在床上结结实实受了皇帝这三次大礼。

????三礼完毕,始皇帝紧紧握着陈旭的手,脸上露出一种久违的轻松和笑容,“太师苏醒,朕终于可以完全放心,太师请放心,胡亥这个畜生朕一定不会轻饶,一定会给太师一个交代,给朕的皇儿扶苏一个交代,所有参与谋逆之人,朕都会从重惩处,朕方才正在安排彻查那卷伪诏的来历,得知太师苏醒,便匆匆而来,今日朕便不打扰太师养伤了,等明日朕再来探望!”

????“陛下政务繁忙,不用每天来探望臣,徐太医说臣的手术情况很好,过明日就能回府静养,不过陛下方才说的那卷伪诏,其实不用细查,少公子知晓,臣也大致知道一些,那诏书,本是当初赵高偷偷藏匿下来的!”

????“赵高?”本来一脸和煦的始皇帝瞬间发愣。

????“是,数年前赵高被陛下发配蜀地,然而并没有死,陛下可曾记得那个在洞庭湖巡游之时遇到的苗医尹布辛?”

????“自然记得?他和赵高有何关系?”始皇帝疑惑的开口。

????“如若臣没有算错,那尹布辛就是赵高假扮,六年前的仲秋夜晚,赵高府突然被大火焚毁,连带附近六套公卿宅院也被焚烧殆尽,这才有了眼下的京师大学和图书馆,而臣因为一直怀疑尹布辛靠近陛下会有不良企图,所以安排家臣一直守在赵高府四周,那一夜家臣亲眼看到少公子和尹布辛进入赵府,据家臣跟踪回报,亲眼看见尹布辛在赵府被人杀死之前,对话之中自己承认便是赵高,而当初李相之死,便是和赵高有关,因为杀他之人,乃是李相侄儿李归……”

????“赵高在蜀地被人截杀落水,容貌被毁伤了腿脚,但死里逃生之后从苗地获得一种古怪的毒药,可以强效提振神魂,这种毒药臣后来安排人寻觅打探才知是用数十种蛇蝎蜘蛛等剧毒之物提炼而成,虽然效果立竿见影,但却如同涸泽而渔,长期服用便会精元枯竭而亡,李斯病重,服用这种药之后很快便病情貌似康复,太医御医皆都辨识不出,陛下也觉得这种来历不明的药水如同灵丹仙药一般效果神奇,因此便将尹布辛带回了咸阳,而这也正中赵高下怀……仲秋当夜,赵高被杀,少公子独自一人逃走,据家臣说少公子和赵高从赵府一颗桂花树下取走了一样物品,而那件物品,臣猜测便是一卷诏书……”

????随着陈旭说出一个隐瞒许久的陈年往事,始皇帝听的脸皮发白,甚至身体微微有些发抖。

????这件事他从来就没有丝毫察觉不说,而且陈旭说的李斯病亡之前的症状他也曾经有过,精神亢奋但经常梦见诸多蛇蝎毒虫,深夜惊醒无计其数,而就是从尹布辛失踪之后,这些症状才开始慢慢减弱,但身体也感觉一天不如一天。

????“臣猜到少公子得到的可能是一卷诏书,因此也格外关注,因为少公子和建成侯等人非常亲密,而且建成侯突然开了一家曲园,来往的皆都是重臣卿侯和名流商贾,臣感觉可能和天书警示的事有关,于是暗中遣林仙儿卧底春芳园,果然察觉到少公子手中的确有一卷诏书,制首御玺签印俱全,只要填上内容再得到文武卿侯的支持,外人若是不知晓,这份诏书便可以帮助少公子登基……”

????“那林仙儿虽然是柔弱女子,但却胆大心细,得少公子宠幸带入寝宫,她便偷偷将诏书拿到,用发簪刮去丹印,用胭脂填补,于是便成了这卷伪造……”

????陈旭躺在床上,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仔细说了一遍,而听完之后,始皇帝才如梦初醒一般,胡须眉毛轻轻抖个不停。

????“陛下,少公子图谋篡位,本是天书警示,臣因为无法直言相告,便只能暗中安排应对,所以这些事便一直让陛下蒙在鼓里,还请陛下治臣欺瞒之罪!”陈旭呲牙咧嘴的还是让水轻柔将自己扶坐起来拱手请罪。

????“爱卿何罪之有,是朕太糊涂了,当初诸多太医皆都劝朕不要重用苗医,但朕沉迷于他那种药水的神效而不可自拔,没想到竟然是赵高假扮,而且竟然还私自存留一份御诏,差点儿坏了朕的江山社稷,若不是爱卿运筹在握,一旦让胡亥这畜登基,天书警示必然应验……”始皇帝唏嘘不已的双手搀扶陈旭。

????“关于这卷诏书的来历,陛下安排人去监牢询问少公子差不多就能弄清楚原委,不过眼下一切都已经平息,天书警示的灾难也已经度过,陛下也恢复身体能够理政,臣也再不用整日提心吊胆,这次养好伤,臣一定开始偷懒享福,陛下切莫天天让我上朝!”陈旭笑道。

????“哈哈,太师放心,朕这次死了一次,同样领悟良多,这治国劳政,尽心就好,待朕死了,这大秦,这天下,朕也便管不到了,若是要想大秦真的长治久安国祚昌盛,需另觅一个治国良策,朕以为,这良策天书之中一定有,所以,朕希望太师切莫藏私,让朕以后也能轻松一些,不用整日为了这数不清的国政操劳,还能有很多闲暇去钓鱼爬山,打猎游玩,甚至还能每年去海南岛晒太阳吃海鲜,如若有可能,朕也还想乘坐大船去西方看看……”

????“陛下倒是和臣的想法不谋而合,臣还许诺轻柔和几位妻妾,待大秦稳定繁荣,将来辞去左相职务,带一家人去西方旅游,去吃遍整个天下美食,游览天下美景,那才不枉人生一场!”陈旭双眼冒光的赶紧点头。

????“好,好,有太师陪伴,朕晚年不孤单也,太师暂请安心养伤,朕这便回去安排政务!”

????始皇帝似乎有些迫不及待,与陈旭叮嘱几句之后急匆匆而去。

????“陛下看来心情的确变得与以前有些不同,竟然有疏懒国政之意!”送始皇帝离开之后,水轻柔回转病房好奇的说。

????“任凭谁死过一次,定然会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明悟,生生死死一旦看透,恩恩怨怨也会看淡,至于荣华富贵更加如同过眼云烟,鬼谷子前辈曾言生不为生,死不为死。虽然我一直不太懂这句话的意思,但想来也是道家对于生命的一种独特看法吧,或许这里死了,在另一个时空又换了一种活法,不然自古以来为何会有人鬼之说。列公言,万物自天成,盗者本无心,光阴若逆旅,生死不及情。因此生活在这世间,体味这一场生命,从生到死,无法掌控却也无法摆脱,没有人能长生不死,没有什么能万古长存,我们只能在这场生命的过往之中感悟人生,体悟生命,有情有义,有喜怒哀乐,这便也就足够了……”

????陈旭躺在床上,感觉伤口一阵阵疼痛的时候,同时也有一阵阵眩晕和困倦袭来,握着水轻柔的手喃喃嘀咕着慢慢闭上眼睛。

????“夫君这一次看来也体悟良多,天地至理,皆在道中,这一生不求长生不死,只求一个逍遥自在,轻柔的道,便是夫君,这一生能够认识夫君,陪着夫君看日出日落,云卷云舒,便是轻柔最大的幸福和满足!”

????水轻柔坐在床边,紧紧的握住陈旭的手,然后轻轻伏在他的怀中,慢慢闭上眼睛,略微苍白疲倦的脸上露出一丝轻松恬淡的笑容。

????十年相守,十年孤独。

????起起伏伏几度生离死别,但终究熬过了最为艰难的时光。

????天书中的警示既然已经打破,那么未来的大秦必然一帆风顺,一家人再也不会像这样分分合合提心吊胆,而且青宁公主突然死而复活,并且还带回来一个嫡长子,侯府也终于有了传承者,她也再不用为陈家的未来焦虑和煎熬。

????因此在这一刻,她也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和安宁。

章节目录

帝国吃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牧尘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牧尘客并收藏帝国吃相最新章节